Posts Tagged ‘Narcissus’

恋游随感 路的另一端,水仙到120円

        竹本踏上旅途的时候他想要得到的是什么呢?路另一头的风景?自己离开后,喜欢人的会思念而意识到自己的重要性或者只是想找到另一个自己罢了?走在旅途上的人或多或少都会有些憧憬和不切实际的幻想,要说为什么的话因为旅途是一个与日常生活并不相同的生存环境,在起点和终点之间蕴涵无限的可能性,比起突然掉台高达到你脚边或者突然遇到神秘美少女说你过去的恋人,旅途本身会出现些意外要实际的多.一张小孩子省点零花钱就买的起的车票,一个冲动踩下的油门,又或者有出差一类普通理由,一个短短的做梦的权利就交到你手上了,某种意义上一条又一条的公路和铁轨的另一端既是知道的也是未知的,120员的主角儿时踏上蹭火车之旅的时候,那120元的代价已经使他走上了不同的人生,用自己的积蓄换一个可能性即使目标是什么都是朦胧的,却可以使人获得充分的生活的实感,而目标越是朦胧实感越强. 

        旅途中的道路是人们合理合法使自己暂时摆脱日常节奏的桃源,对与一个小孩旅途意味的着探险情趣和未知的乐趣,对于一个理性思考的成年人旅途意味着休整的间歇和脱离日常节奏的间歇又或者是个邂逅的契机(当然遇到无差别杀人狂也是可能性之一),那么对于将死的人旅途又是什么呢?应该是种权利吧,把生命握在自己手里的权利,当旅途目的地决定那一刻,残余的人生也就有了意义,如果说人生都是等死,区别只是长度不同话,无非正常人可以多几个短期目标而将逝者只剩最后一个MISSION,被遗忘的痛苦,死亡的恐惧通过对传说中水仙的追寻而被减缓或者暂时遗忘,两个人勇气足够使水仙的两位主角战胜自身病痛,完成最后的旅途,通过驾驭汽车这一人工机器到达最后的目的地,也是对自己存在的再一次认同,终点是什么其实并不重要了,对于水仙的两位主角来说,这个旅途本身就是他们存在的证明。
    

       120元冬和水仙一开始的发展充满了巧合,或许,也可以说现实里这种事不会发生,可是正是如此剧本才体现出其真正价值,都合主义是需要的,因为不存在才会被憧憬,当现实不能满足的时候源于生活高于生活的必要性就出现了,120元和水仙中的偶然,触成了故事的发展要素,然后一切都按照现实的规则顺理成章的下去了,120元的主角反复强调着自己理性但是还是毫不犹豫帮助了那个做了过去自己做的事的小女孩,大概看到的人都会感叹,"我就知道一定会帮的,他肯定忍不住"那些日常生活里不太会可能的发展,一旦放到游戏和文学作品里,我们却理所当然的接受着好象就是该这样,公路电影之所以能在老美市场长久不衰,也是这道理,所有人希望自己会是那个幸运儿,会是偶然的降临者,这些作品本身正是满足了人们内心对此的需求.而这两个作品对于现实于虚构的分界线把握的相当好当。

       当你整理好行李踏上旅途的时候是否也在内心期待有些什么事发生在你身上呢?

Posted on 二月 9th, 2009 by IL  |  No Comment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