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画碎言 大概有的吧?双恋

       

        不知道异常劲爆活力十足的第一话骗到多少人,但是黑皮警察的凶恶程度到是毫无疑问是真的,为什么佐佐木人设的美少女要拿着各种重型武器和完全看不出什么势力的敌人战斗?和第一话同样具有欺骗性的OP即使在全部看完之后也无法明白,大概这是那个年代用心做动画的人的共同爱好吧,就像某个烂尾社的早期成员一样,显然这一切疑惑也好,奇怪也好,在第二话开始后就毫无意义了,名为忧伤的列车一但踩下油门就会伴随着巨大的惯性不会轻易停下来,明明是左拥右抱,齐人之福却没有丝毫"3P真是美好啊"的喜悦,人生最可怕的东西莫过于不知道,因为未知所以恐惧:未来,怀里女孩真正的心意,父亲的眼泪,不知道的东西实在太多了,于是不安也就越来越多,掩饰内心的不安,想当然的一如往常的生活下去,并不是保护这脆弱的幸福的有效手段.    

        当那个精力明显过剩的女孩消失在自己生活中的时候,印在脑海里的东西只是"如果"二字罢了,一边否定着"如果",一边又可怜的希望,毁掉他人幸福使自己幸福的选择,似乎一开始就没出现在三位主人公的脑海里,高尚也好愚蠢也罢,一切麻烦在一张扭曲的乌贼脸出现之后烟消云散,绝对的恶的存在真是方便和美好,当英雄把一个个极恶的BOSS斩杀在自己脚下的时候,可曾想过和女主角的爱情,和伙伴们的友情,以及自身强大的实力,是谁给予的,是什么使得得到这一切变的理所当然?好在那乌贼的脸扭曲到足够媲美NHK的家具,还会时不时露出和依利莎白类似的双脚,"多么适合痛打一顿的对象啊",主角和观众们都开心了.

        拿着机枪和触手战斗的LOLI,父亲的眼泪,征地者出现的原因,已及最初懈逅的理由,散布在各话理所当然的既成事实像拼团的碎片一样连接起来,乌贼带来的东西除了不用弄脏自己手摧毁他人幸福就可以得到幸福的快乐道路,还有男孩超越父亲的机会,当爆走族的机车引擎发出轰鸣,爆走族成员为什么突然出现?这半乌贼人兵器存在本身就很奇怪吧?这类的问题显的异常多余,越来越多动画以"世界观设计很严密"为名,说着一套又一套听着很科学的鬼话,为了给一些毫无可能的既成事实一个虚假理由,却不曾回想他们的多拉X梦前辈掏出法宝时候讲制作原理么?

        挖土机在中间露出一个见不到内部结构的空洞后轰然倒下,黑帮老大嘴里的烟圈除了显示金刚飞拳是超级系不可或却的王道武器还有打火机这一美妙用途之外,还再一次证明了底层社会管理者和钉子户联手之后是多么可怕的存在.当李疯子加农在与79年相比没有多少不同的爆炸效果中变成一堆废铁,他大概没有想到同样身为总BOSS却比自己落后五年还不只的某只巨型乌贼会在充满烟尘和自然飘散碎片的爆炸中华丽登场,乌贼的眼前是公主和王子,为什么不把眼前的敌人消灭掉的问题一如既往是多余,那巨大而又有压迫感的巨眼不正是告白最好的背景么?王子和公主在说够了闷在心里12话的台词后,俨然有了主人公的自觉,带着父亲所没有的给予女孩幸福的觉悟,男孩用一脚使自己变成了能站立面对父亲与只握手的对等的存在.

        绝对的恶被消灭了,在一起的理由和心意传达了,理所当然的展开,理所当然的收场,一切都在樱花飞舞的街道上END三个字母下画上了句号.

Tags: , , ,

  1. No trackbacks yet.